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王府
    看着盛明玉低头不语,似乎又是在想着什么恶毒的计策了。

    突然,盛明玉抬起头来,直勾勾地望着她,握紧拳头,朝着盛如玉走了过来,就这极为普通是一举动,把盛如玉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

    “盛明玉,你想要干什么?我可警告你,若是你伤了我!盛国公府,是不会放过你的!”

    见盛如玉大惊失色的模样,盛明玉面上淡淡地笑了笑,就她这副模样,还想要报复她?

    “盛如玉,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试图惹我!因为你,惹不起我!你方才说我败坏了石泉的名声?敢问你可有证据,证明是我败坏了石泉的名声的?”

    “东京城里那些个流传的谣言,可是我命人散播出来的?若你没有证据,无法证明是我叫人散播谣言,就别说我败坏了石泉的名声。”

    “你不是一心一意喜欢他吗?不是想要嫁给他吗?如今永定侯府成了舆论的中心,石泉的好名声也没了,你还愿意嫁过去吗?”

    盛明玉一番话,把盛如玉怼得,连个屁都不敢放,傻傻地站在一旁。

    方才她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说给盛如玉一个人听的,还有她身边那个随身丫鬟彩环。

    盛如玉是个没有脑子的,今日来盛家大宅闹这么一场,必定不是盛如玉自己的主意,定是那个彩环,从中撺掇的。

    盛明玉说通之后,就看盛如玉自己,还要不愿意嫁给石泉了。

    “盛明玉,你别太嚣张了!你的把柄还握在我手上的!就算我不能嫁给石泉哥哥了,我也不会让石泉哥哥,娶其他女人的。石泉哥哥这辈子,只能娶我一个人!”

    盛如玉眸光中仍旧带着怒火,而盛明玉却装作什么也看不见一样。

    盛如玉想要嫁谁,嫁到谁家,那是她自己的事,和她盛明玉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话已至此,如玉你听得进去也好,听不进去也罢,我是不会再劝你了。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石泉可不是什么好人,他看中的,不是你,而是你身后盛国公府的权势。”

    “如今国公府凭着盛贵妃在宫里的宠爱,权势在大陈勋贵中如日中天,永定侯府攀上盛国公府这颗大树,下半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那样一个一心只想攀附权势之人,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姑娘,把他当成宝了。”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盛如玉马上开始抓狂起来。

    “盛明玉,你胡说八道!你可是嫉妒我,嫉妒我得了石泉哥哥的喜好!盛明玉,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石泉哥哥到底是什么人,我比你更要了解得清楚?”

    比她还要了解得清楚?

    听着盛如玉这么说,盛明玉在心里暗暗笑了一阵。

    她活了两世,石泉什么为人,难不成她还不知道,不清楚吗?

    也就盛如玉这样一个被石泉深深蒙在鼓里的人,才会相信石泉是个好人了。

    盛明玉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叫安心送了盛如玉出去。

    安心知道自家姑娘的意思,走上前一步,靠近了那盛如玉。

    “如玉姑娘,我家姑娘让我请您出去!”

    盛明玉这么着急赶她走了?

    盛如玉把头一横,盯着盛明玉看了一眼。

    不知不觉间,盛如玉觉得盛明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眸中冰冷地瘆人,让旁人不敢直视她。

    不过凭盛明玉是什么牛鬼蛇神,她都不会放在眼里。

    “盛明玉,你给我记好了!今时今日,石泉哥哥所受的污蔑,我会一步一步向你讨回来。”

    说罢,盛如玉把衣袖一甩,由小丫鬟彩环搀着,就出了盛明玉的小院。

    让她记住?

    只怕她记不住呀?

    这些来吓她的话,她是不会去记住的。

    待安心送着盛如玉出去后,回来的时候,只见自家姑娘坐在屋里的软榻上,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事情。

    安心赶忙沏了茶水过来,搁在了盛明玉身旁的高几上。

    “姑娘方才和如玉姑娘说了那么多,喝口茶吧!”

    “我不渴!随我去后院,瞧瞧明珏吧!自从我嫌弃前院吵闹之后,就让明珏搬去了后院读书学习,还没去看过他,正好今日去看看他去。”

    安心点了点头,搀着盛明玉,就去了后花园的别院。

    清梧居,这是原先父母在的时候,父亲温书的小院子。

    后来母亲嫌这个院子太小,就让父亲搬去了前院的书房。

    清梧居隐与一片竹林之间,僻静异常。

    院子又是建在后院的莲池旁。

    莲池经久无人打理,荷叶莲花不知何时枯死在了池中,无人打理。

    进了小院,就见明珏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头,手中捧着本已经卷皮的书本,摇头晃脑地念着。

    “明珏,你爬那么高干什么,赶紧下来!”

    听见了盛明玉的声音,明珏低下头瞧了一眼,只见盛明玉正站在青石下头,等着他下来。

    “姐姐,就下来!我这就下来!”

    明珏说着,极其灵活地从大青石上跃了下来,走到了盛明玉的身边。

    见安心手中拎着食盒,明珏二话不说,就夺过了安心手中的食盒,正要打开来,看看食盒里头放着什么的时候,却被盛明玉阻止了。

    “回屋再看!今日姐姐带了你爱吃的烧鸡过来!不过在吃到烧鸡之前,姐姐可是要考考你功课的。”

    一听说盛明玉要考功课,明珏马上放下了手中的食盒。

    “姐姐,明珏这几日没去私塾,姐姐要考明珏什么功课?”

    “自然是夫子要问你们的功课呀!”

    盛明玉说着,笑眯眯地拍了拍明珏的小脑袋。

    明珏被盛明玉拍了拍脑袋,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带着盛明玉,进了屋里。

    书房之中,盛明玉坐在书案前,递了一本《庄子》给盛明玉。

    “姐姐,要考哪一篇,你自己翻吧!”

    明珏话罢,就坐在书案前,开始碎碎念起来。

    她今日本来就不是来考明珏功课的,她就是单纯来看看他的。

    不过是瞧着他一副心不在焉,不思学习的模样,有意逗逗他罢了。

    “傻孩子,过来吃烧**!我已经让安心提前切好了,蘸料也是你喜欢的。”

    盛明玉让安心把食盒打开,端出了那盘还在冒着热气的烧鸡。

    大魏三十年,做了二十年太子的天启帝,终于在老皇帝死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帝位。

    登基后不久,天启帝崇尚道教,在宫里大肆修剪道观以及占星台,不少方士被天启帝接入宫中,帮他炼制长生药以及窥探星象。

    登基不过三年,坊间流言四起,说大楚气数已尽,帝星陨落,灾祸将起。

    又一流言说,天启帝弑父杀兄,帝位来路不正,这是老天爷要惩罚他,把灾祸降到大楚。

    若天启帝继续在位下去,大楚境内将灾祸四起,民不聊生。

    今日是顾云棠在宫中当值的日子,她凭借师傅传下来的阴阳妙法,占星术,成功在众多方士之中脱颖而出,做上了钦天监副使的位置。

    可是她夜观天象多年,却始终不曾发现,在浩瀚无垠的星图中,帝星渐次移位,大乱将起。

    殿中的西洋摆钟滴滴答答地转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