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明月
    陈钺是大陈第一流世家,永宁郡主府的小世子,母亲是官家的亲妹妹,大陈第一河东狮永宁郡主,父亲是大陈朝最年轻的探花郎。

    生做探花郎和郡主娘娘的儿子,陈钺只觉得,人生很忙,很充实。

    母亲逼着他学琴棋书画,诗词曲赋,父亲逼着他学四书五经,黄老学说。

    旁人都说他是东京城第一美男子,是东京城三千世家小娘子的梦中人,但,却不是她谢阿蛮!

    她谢阿蛮,大姐姐是章王正妃,二姐姐又是官家宠妃元妃娘娘,三姐姐是大都督的夫人,五姐姐是官家的舅母。

    父亲是朝中只知享乐的安乐伯,母亲是东平侯独女,几个哥哥又做了大将军,身在这样的人家,谢阿蛮每天都被团宠。

    直到有一天,母亲送了她去东京城镀金,只为寻一桩婚事,却摊上某人。

    陈钺按住了她的手,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书。

    “没成想,南方的蛮人,还喜欢看这样的书,有趣有趣。”

    她不看他,只道。“猪头滚开!谁稀罕嫁给你?”

    他挑起她的下巴,亲昵地道。“哦,南蛮子不嫁我,你又该嫁给谁?”

    今年的东京城很热闹。

    谢希已经许久不曾瞧见这样的热闹了,或是金陵城,她从未见过有像东京城这样的热闹。

    上元节,官家在宫里过得开心,一开心就连着过了几天的上元节。

    街道两旁都站满了人,不知是在看着什么样的热闹。

    谢希是上元节之前时候入京的。

    入京前,母亲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去了东京城之后,住在东京城里的东平侯府里,要听了外祖母的话,听了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的话。

    不能像在金陵一样,时常跑出府来玩。

    虽说东京城天子脚下,但拍花子的人很多,一个不留意,就把她拐走了。

    谢希试过买通了门房伺候的丫鬟小厮,让丫鬟小厮偷偷放了她出来,但每次都无果。

    不仅无果,还被她外祖母东平侯府太夫人发现,把她锁在院子里面。

    整整过了半个月,她大舅母瞧她可怜,去求了她外祖母,她外祖母这才喊了人,放了她出来。

    可就算是放了她出来,她的身边,都是她外祖母安排用来随时看着她的丫鬟。

    半个月一直待在那不见天日的院子里,谢希很惶恐,这些日子不知自己要损伤了多少赢钱的机会。

    东京城里的世家大族,老夫人老太太,夫人太太,闲暇之余,总会打了马吊,叶子牌。

    论打马吊叶子牌,她谢希可是个中高手,每每上了牌桌,夫人太太们,都不敢让她坐庄,就是怕她赢太多银子,到时候输的精光,面上不太好看。

    东平侯府里的几个表妹舅母,也不敢在一起和她打叶子牌马吊,就是怕她赢钱。

    侯府的日子,本就过的紧巴巴地。

    每个人手里也没多少银钱,若是再打了马吊叶子牌,再叫人把银子赢去,那剩下的日子,指着什么过?

    她外祖母不仅不让她在府里打马吊叶子牌,更不许她出去打叶子牌,甚至于更不许她随意花钱。

    她从金陵带过来的银子,本就不多,没几天就花光了。

    她准备去了外祖母屋里讨好卖乖的时候,外祖母却不见她,只让了身边伺候的谭嬷嬷来告她,不许她随便花银子。

    在金陵的时候,她是家里的团宠,父亲母亲哥哥嫂嫂外加几个出嫁了的姐姐,三不五时都会给她寄了银子过来。

    她大哥哥中军都督谢豪最豪爽,每次出手,都是五百两银子起步,因此她最喜欢和她大哥哥在一起。

    在金陵的时候,每回出了门,回到家里,贴身伺候的丫鬟小厮,总会抱了一堆东西回来。

    来了东京城,银子没了,人生自由也受了限制,一顿饭就吃几个菜。

    她惶恐了,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没有盼头。

    好在今日广陵侯府递了帖子过来给她,又派了马车来接她过去侯府。

    她和广陵侯府的五姑娘崔明玉,是闺中好友。

    崔明玉经常听她诉苦,知道她的不易,又知道了她被关在院里待了半个月,就递了帖子过来给她。

    外祖母见来她接去广陵侯府的马车,是广陵侯夫人身边伺候的房嬷嬷,这才放下心来。

    上了马车,马上就到了广陵侯府。

    广陵侯府靠近大内,在皇城附近,因着进了广陵侯府,便如同进了大内一样。

    因着当今官家的亲姐姐,寿康长公主,就嫁给了广陵侯,广陵侯府的后头,就是长公主府,长公主府的陈设,一切按着大内的标准。

    所以进了广陵侯府,就像进了皇宫大内,此话不差。

    崔明玉是寿康长公主的第五个女儿,因着是小女儿,家里面总是偏疼着她。

    跟谢希一样,崔明玉在广陵侯府,就是广陵侯府的团宠,寿康公主和广陵侯侯爷心尖尖上的人。

    房嬷嬷带着谢希进了广陵侯府后头的公主府,崔明玉已经在府里,等着她过去了。

    “谢五娘子,我们家小娘子,可是等你等得急了,非说要见你,老奴这就带着你进去。”

    房嬷嬷是广陵侯夫人,也就是寿康长公主身边伺候的体己人,跟着寿康长公主,从宫里出来的。

    崔明玉住在寿康长公主府的腹地,公主府后院最好的一间院子,崔明玉自己取了名字,茶园。

    不是因着院里,种了许多茶树,而是因为这院里,种了许多云南移栽过来的山茶花。

    听说前些日子崔明玉自己培育出来了十八学士,给谢希下了帖子,想要邀谢希来看。

    结果那段时间谢希被东平侯太夫人关了禁闭,不能出府,所以无缘得见崔明玉培育出来的那盆十八学士。

    崔明玉把十八学士培育出来之后,寿康长公主见了,很是喜欢,就带着崔明玉和那盆十八学士进了宫,去了宁寿宫见了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很是喜欢,就赏了崔明玉一大堆的珠宝玉钗。

    为此,谢希还专门挑了几根好的珠花,给谢希送来。

    而那盆崔明玉培育出来的十八学士,也就摆在了太后宫里。

    进了茶园,又上了崔明玉的绣楼。

    看模样今日崔明玉,不单单只邀请了她一个人,上了绣楼,谢希还瞧见了平国公家的五娘子平慧,忠勤伯府的三娘子谭芸巧。

    崔明玉则是在众人的簇拥着,手中拿着柄西洋过来的千里镜,不知在看着什么。

    今日人这样多,不知崔明玉邀了她们过来干啥。

    方才谢希打量一番,除却了自己认识的熟人,还有几个仇人也在场,常国公府的七娘子常敏,赵王府的小郡主。

    绕开几个仇人,谢希高高兴兴地去找了崔明玉,崔明玉也很快发现了她,迎了过来。崔明玉头一句就是。

    “阿蛮,你真惨!被太夫人锁在家里半个月,你看看,人都消瘦了。我让人煮了鸡汤,待会用饭的时候,我叫人给你端去,你多喝几盅,鸡汤里我叫人放了山参,正好给你补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