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明珏
    石泉似乎不愿意在盛明玉的面前,展露自己软弱的一面,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盛明玉就道。

    “明玉,明明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何不早早告诉我?”

    石泉话音刚落,盛明玉就朝着他这边,看了一眼。

    她为何要告诉他,自己知道这些事。

    就算她把这些事,一早就告诉了石泉。

    依石泉的能力,又能够做些什么?

    处置石璋的,是官家身边的亲信,皇城司的人。

    就算她告诉了石璋,难不成石璋还能从皇城司的手中,把石璋救下吗?

    盛明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石璋,如今的她,不愿同石璋继续纠缠下去了。

    “石公子,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我就请人送你回去了!”

    盛明玉话落,就要招呼了吕娘子过来,让吕娘子亲自送着石璋出去。

    吕娘子得了盛明玉的吩咐,快步走到了石泉的身边,做了副“请”的动作。

    “石公子,若是没有旁的事,就让老奴亲自送着公子出去吧!”

    吕娘子挡在了石泉面前,没让石泉往着盛明玉这边靠过来。

    盛明玉点了点头,吕娘子喊上了屋外伺候的几个丫鬟婆子,就把石泉送出了盛府。

    看着石泉越走越远的身影,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准备去书房看明珏去了。

    今日石泉上门来的目的,盛明玉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看石泉方才的模样,那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石泉他今日过来,是想要来向自己说,他对自己,还余情未了。

    他喜欢自己,想要把自己娶回去。

    她对石泉,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既然是石泉对她余情未了,那就让石泉继续对她余情未了去。

    反正无论石泉说的再如何好听。

    她都不会再相信石泉的话,再嫁去永定侯府受罪去了。

    且那永定侯府与她,再没有旁的关系了。

    盛明玉进了书房,只见明珏伏在案上,写着大字。

    见明珏写的认真,盛明玉特地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没有打扰到明珏。

    片刻之后,不知是明珏嗅到了盛明玉身上的气味,还是嗅到了盛明玉让安心拎过来的食盒中,烧鸡的香味。

    明珏放下手中的毛笔,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只见盛明玉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明珏很是高兴,抬起头喊了盛明玉几句。

    “姐姐你怎么过来了?方才不是听安心姐姐说,姐姐病了,正在屋里歇着呢,怎么就过来了?”

    “姐姐自然是见明珏刻苦努力,特地拎了只烧鸡过来,给明珏吃的!”

    盛明玉说着,安心就把食盒打开,把食盒中那盘已经切好的烧鸡,摆在了明珏身旁的高几上。

    烧鸡一端出来,烧鸡身上自带的香味,马上就充满了整间书房。

    还没等安心把筷子拿出来,明珏已经上手抓了一块烧鸡吃了。

    “姐姐,是大相国寺隔壁的那家酒肆的烧鸡,姐姐是怎么知道明珏喜欢吃他们家的烧鸡的。”

    明珏一面啃着一只鸡腿,一面又对着盛明玉说道。

    吃过烧鸡,明珏的嘴上手上,都变得油津津的。

    盛明玉见状,赶忙喊了安心去打了热水过来,给明珏净手。

    “赵娘子,你可算是来了!”

    张府里伺候的小厮,撑着伞,急匆匆地朝着赵婵走了过来。

    因着方才过来的时候匆忙,雨伞没挡得住飞溅的雨水,冰凉的雨水打湿了他大半张脸。

    她是这金陵城里,唯一的女仵作。

    今日是接了衙门的活计,来这张府的。

    七月里,天气闷热不已。

    金陵城里的男女老少,都纷纷约着去河里畅游。

    张家的大姑娘也跟着几位小娘子去了,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回来的,只是冷冰冰一具尸体。

    张家的大公子才娶了新媳,喜气洋洋的红灯笼还没挂上几日,就换成了丧事的白灯笼。

    张家大姑娘要下葬的时候,张大夫人亲自帮女儿擦洗遗体的时候,发现了张家大姑娘的手指甲,脚趾甲上,均泛出了黑紫色来。

    张家怀疑张家大姑娘不是死于意外,特地从金陵衙门,请来了她这金陵唯一一个女仵作,前来查验女儿的尸首。

    因着仵作验尸,需要旁人在一旁记录,赵婵就请了和自己一起在金陵府衙门当差的李仵作,随她一起来了张家。

    收好雨伞,赵婵掸了掸雨伞上的水汽,拿起了自己的一套验尸器具,跟着引路小厮的步子,就进了后院灵堂。

    灵堂之中,张府原先伺候张家大姑娘的丫鬟小厮,跪满一地,皆低下头,痛哭得不能自已。

    像是棺材里头躺着的,不是主家姑娘,而是自己父母一样。

    进入灵堂,张家大老爷赶忙起身相迎。

    张家是这方圆五里,唯一的富商。

    祖上是靠贩卖盐巴发家的。

    到了张家大老爷这一辈,更是发展到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商行。

    张家大老爷的年纪,约摸五十出头,穿着一身素色的长袍,面色凝重,眼圈有些发黑,面容有些憔悴,显然是已经疲倦到了极致。

    张家大姑娘张如月,是张家大老爷和先夫人所出的姑娘。

    因着是先夫人所出,所以张家大老爷一向对她宠爱有加。

    今年刚到了议亲的年纪,就出了这样的事,试问哪个做父母的,不要伤心难过的?

    坐在张家大老爷身旁的中年妇人,是如今的张家大太太孙氏,是张家大老爷的续弦。

    虽说是续弦,但对张家先夫人所出的几个孩子,都疼爱有加,并未有一星半点的苛待。

    那日得知张家大姑娘溺水而亡之后,张家大太太是晕了醒,醒了晕,一连折腾了几天,才逐渐平复下来心情。

    发现张家大姑娘尸体有异之人,也是眼前这张家大太太。

    把她从金陵府衙门请来的,还是她。

    张家大姑娘不是她亲生的,照理来说,她不必哭得那样伤心,表现得那样难过。

    如今表现得这般伤心,这般难过,在赵婵的心里,已经起了些许疑惑。

    林元初,是慈航剑斋第三代掌门人,也是慈航剑斋,最年轻的掌门人。

    今年,是她五十岁的寿诞。

    来玉女莲花峰为她贺寿的有,峨嵋派掌门人晓风师太,北少林的苦玄大师,武当派的乔玉蕉,华山派的风清悟。

    这些来为她贺寿之人,皆是江湖正道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江湖上有六大门派,今日就有四大门派的掌门人或长老,前来玉女莲花峰,为她贺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