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白露
    重阳节过后,京城一连下了半个月的磅礴大雨。

    雨水不断冲刷着大地,似乎没有停的趋势。

    入秋之后,这雨,更是不曾停过,一连下到了寒冬腊月。

    待过了冬至,这雨,才渐渐停了下来。

    不过此时的京城,已经到了滴水成冰的地步了。

    太后谢氏的慈宁宫里,早早就烧起了地龙。

    太后谢元君,是先帝仁宗的发妻。

    出自京城第一流的人家,广宁侯府,是广宁侯夫妇嫡出的女儿。

    先帝仁宗刚走了半年,谢氏虽身为太后,但身上仍旧着了一件白色的素衣,正垂眸坐在暖阁的炕上,绣着手中那件准备叫人送出去的灰白色的大氅。

    大氅所用的皮料,是前些日子太后的兄长,现任广平侯侯爷谢平,派人送进宫里来的,是块上好的银狐皮。

    知道太后这些日子遣了贴身伺候的秦嬷嬷出来,花了重金,想要找一块上好的皮料。

    广宁侯府为了巴结太后娘娘,好不容易得了这上好的银狐皮,就巴巴送进宫里来了。

    这时,太后身边贴身伺候的秦嬷嬷,手中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就进了暖阁里。

    秦嬷嬷是太后的娘家人,陪着太后一起,从广宁侯府里头嫁进来的。

    “娘娘,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针线活,您眼睛向来不太好,还是歇歇吧!左右离大将军回朝,还有个把月,万一您要是再伤了眼睛,陛下问起来,可是老奴的罪过了。”

    先帝仁宗龙驭宾天的时候,太后痛哭不已,整日以泪洗面,差点哭瞎了一双眼睛。

    虽未哭瞎眼睛,但到底还是伤了眼睛,不能长时间做刺绣这样的极细致活。

    秦嬷嬷是太后的体己人,自然要以太后的凤体为重。

    “娘娘,您还是歇歇吧!老奴听说,昨日齐王府,已经给大将军送去了避寒的衣物,想来不差您手头这一件。”

    秦嬷嬷口中的大将军,是谢太后的侄子陈肖,齐王和齐王妃的独子,因着骁勇善战,被当今陛下派了差事,出征塞外去了。

    陈大将军和他这位姨母太后,关系匪浅,因着陈大将军的模样,生的和生母齐王妃不一样,倒是和咱们这位太后娘娘,有几分相似。

    因此,太后娘娘这些年也颇疼大将军些。

    引得宫内宫外的人,不断揣测,以为大将军才是太后娘娘的亲生儿子。

    而太后娘娘的亲生儿子,除了一月有三日来慈宁宫之外,其他时间,都是不曾过来的。

    宫里已经有人传了,是太后娘娘和陛下不睦已久。

    秦嬷嬷是谢太后的体己人,少不得要为太后多操些心。

    谢太后抬起头,朝着秦嬷嬷的方向,淡淡看了一眼。

    “谁说这件大氅,是哀家准备给大将军的?”

    谢太后问了这么一句,秦嬷嬷不敢搭话,只能低下头去。

    谢太后被秦嬷嬷这么一说,放下了手中已经好了一半的大氅,目光落在自己身旁的小几上。

    在小几上头,整整齐齐摆放了一堆的帖子,这些帖子都是前些日子谢太后遣了秦嬷嬷,下去寻找京城适龄大家闺秀的帖子。

    谢太后不过扫了几眼,心中只夸了秦嬷嬷会做事,齐国公家的三姑娘齐月,镇国公府的五姑娘方敏,平康郡王府的小郡主陈慧,都是京中不错的几个大家闺秀。

    谢太后对这三个姑娘,印象都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到底肖儿,会不会喜欢这三个姑娘了?

    若是不喜欢,只管再请了司礼监,下去给她挑些好的上来。

    平安做事,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平安,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谢太后的心腹手眼之一。

    谢太后这些年之所以能够牢牢把控住了后宫,全赖了那位平安大总管。

    秦嬷嬷帮着谢太后翻看着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些帖子,太后娘娘吩咐过她,要她帮忙替大将军,寻一合适人选。

    这些日子她不断挑挑选选,送到太后娘娘面前的人选,太后娘娘总是不满意。

    不过也有几个满意的人选,齐国公家的,镇国公家的,平康郡王府的。

    先帝爷刚走了大半年,太后娘娘就伤心了大半年,只是太后娘娘手中的大氅,若不是给大将军做的,难不成是替先帝爷做的?

    可先帝爷生前,向来是不喜欢太后娘娘做这些事情的?

    不知太后娘娘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嬷嬷在心底里揣测了半晌,始终没想出来什么。

    太后娘娘比她聪明,太后娘娘心里想什么,她一个伺候人的老婆子,又能懂什么。

    还是不问得好!

    免得再得罪了太后娘娘。

    谢太后见秦嬷嬷知趣,不再开口,面上满意地笑了笑,继续看着手中的帖子。

    平康郡王府的福小郡主,同大将军一起长大,和肖儿有着青梅竹马之情。

    若是能在一起,那再好不过。只是不知道陛下是如何看的?

    还是请人送一份去御书房,她也听听皇帝是什么意思。

    谢太后遣了秦嬷嬷送了帖子去御书房,这边就有宫人来回禀,说是齐王妃到了,不知太后娘娘可见?

    齐王妃到了?

    好端端地,不是年不是节的,元秋进宫来做什么?

    谢太后嘱咐贴身宫女雪雁,把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件大氅收走,就去请了齐王妃进来。

    待雪雁把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件大氅收走之后,雪雁就请了齐王妃进了殿里。

    齐王是先帝的亲弟弟。

    齐王妃谢元秋,是谢太后同父异母的庶妹。

    虽说嫡庶有别,但谢太后从始至终,都和这位庶妹的感情,一向不错。

    包括她和齐王的这桩婚事,都是当初谢太后保的媒。

    既是入宫拜见太后,齐王妃的打扮,很是隆重。

    齐王妃身上穿了件宝蓝色万事如意的花湖褙子,梳了个圆髻,发上簪了一对金银镶嵌百宝的卿云拥福簪,又簪了一支赤金芍药镶嵌碧玉琉璃的流苏簪子。

    齐王妃今年过了四十了,面上仍旧还像十七八岁时候的模样。

    以往谢太后见了,总是要夸她几句驻颜有术。

    如今谢太后见了她,不知为何,心底里隐隐有些不安。

    齐王妃一进了暖阁,给谢太后福了一礼,就坐在一旁宫女已经备好的绣墩上。

    齐王妃虽说是谢太后的庶妹。

    但在模样上,尤其是眉眼之间,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的。

    晨曦照耀在齐王妃的身上,映衬着她金碧辉煌,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

    谢太后不过大齐王妃两岁,齐王妃模样看上去还明**人,谢太后面上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徐娘半老了。

    “今日怎么想着入宫来了?可是太皇太妃,又在府里给你气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