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福气
    在慈宁宫外守着的侍卫,听见了齐王的吩咐,赶忙进了殿里。

    正准备把齐王妃拖下去的时候,只听见谢太后呵斥了几句。

    “都给哀家退下!哀家还是大陈的太后,这里还是太后的慈宁宫,由不得旁人放肆!”

    安嬷嬷怕几个侍卫伤到太后娘娘,赶忙朝着屋里伺候的几个宫女使了眼色,宫女们一起护卫到了谢太后的身前。

    “安嬷嬷,伺候好齐王爷齐王妃,哀家想要进了殿里,去换件衣裳。”

    谢太后和安嬷嬷交换了眼神,就由贴身宫女搀着,进了内殿。

    “装神弄鬼!我看你能玩出来什么花样?”

    齐王妃愤愤道。谢太后进了内殿换了衣裳,安嬷嬷遣了小宫女,端了茶水上来。

    是谢太后惯喝的西湖龙井。

    还是明前龙井!

    杭州知府为了孝敬谢太后,半个月前遣人送了京来的。

    今年的明前龙井,不过得了三斤,陛下不爱喝茶,皇后喝惯了老君眉,对明前龙井,没什么感觉,那三斤的西湖龙井,就都送来了慈宁宫。

    齐王妃口渴,一连喝了几盏西湖龙井。

    齐王见齐王妃一连喝了几口,也跟着喝了半杯。

    片刻之后,谢太后就换好了衣裳,出了内殿。

    谢太后换了第一次见陈晋时,她身上所穿的衣裳。

    是件石青色绣了西番莲石榴花镶边的杭绸褙子,又穿了条月光白镶嵌了米珠的挑线裙子,梳了坠马髻,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发上簪了陈晋送她的发簪,赤金镶嵌碧玉的一支流苏簪子。

    簪子是空心的,陈晋曾经以此,给她递了数次消息。

    杀人诛心!

    她今日就用陈晋给的东西,了结了他的性命。

    “我父亲广宁候老侯爷的死,可与你们夫妇二人有关?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们夫妇二人,也不必再瞒着哀家了。”

    齐王不说话。

    齐王妃抢先开了口。

    “既然王爷不说话,就让妹妹来告诉太后娘娘,父亲的死,是怎么一回事?”

    齐王妃冷哼一声,看了眼身旁的齐王,继续道。

    “父亲的死,确实和王爷有关!父亲知道了王爷私下里干的这些事情,想要去了先帝爷面前告发,可父亲还没有去到先帝爷跟前,就被王爷派出去的人,给杀了。”

    “太后娘娘,您若是恨,就恨王爷一人好了,这些事情都是他一人所为,和我,毫无关系!”

    齐王妃话罢,突然面色一白,呼吸急促起来,渐渐地喘不上气来,紧接着,齐王妃开始一阵猛烈的咳嗽,竟磕出血来。

    她这是怎么了?

    好端端地,她怎么会咳出血来?

    这个时候,不单单只有齐王妃咳出血来,齐王陈晋也不例外。

    二人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地朝着上首的谢太后看了一眼,才发现她面上带着厌恶,眉眼之间带了几分嫌弃和悲哀。

    是太后在方才的茶里下了毒!

    是太后想要杀了他们二人!

    齐王强撑着身体里传来的剧痛,用尽浑身上下的力气,爬到了谢太后的脚下。

    他想要问问她。

    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有哪里做的对不起她的?

    等他杀了谢元秋,这大陈的天下,就是他们二人的。

    她为什么就是等不了自己?

    见齐王爬了上来,谢太后拔下发上簪着的那支赤金镶嵌碧玉的簪子,猛地扎进了齐王的胸口,顿时血流如注。

    齐王的面上,沾满了鲜血。

    他用尽身上仅存的最后一点力气,终于开了口,问她。

    “元君,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里有什么为什么?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她只不过是单纯想要他死罢了,仅此而已。

    “晋哥哥,你害死了先帝爷,害死了我父亲,还害死了我亲生的儿子,我就单纯想要你死,仅此而已!”

    听着谢太后这么说。

    齐王马上笑了起来,还没有笑过几声,跟着就端气了。

    他没想到,临死之前,她还叫了自己一声晋哥哥。

    杀人诛心,她终于做到了。

    见齐王齐王妃一个接一个倒下,谢太后跟着大笑了起来。

    如今,她终于大仇得报了!她终于手刃仇人了!

    “齐王,齐王妃,只允许你们算计哀家,算计哀家身边的人,就不允许哀家算计你们夫妇二人吗?”

    说着,谢太后继续大笑起来,紧接着,也磕出血来。

    安嬷嬷见状,赶忙扶了过去。

    “太后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呢?”

    安嬷嬷心疼她,想要请了宫女去请太医,谢太后连忙制止了她,

    “不必了,是鹤顶红,我活不了了。我也不想活了。”

    这是她头一次,没有自称哀家,而是自称我。

    这一世,这辈子,她终于可以,活回她自己了!

    先帝爷,父亲,肖儿,如今我替你们手刃仇人,你们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安息了。

    若有来生,她不会让先帝爷,父亲,肖儿枉死!

    但愿,她能够有来生。

    再睁开眼,谢元君猛烈地咳嗽了几声,环顾四周,她没有去到地狱,眼前的地方是她未出嫁时的闺房。

    那时她还是广宁侯府的千金小姐,是父亲母亲心尖尖上的人,家中万事,皆以她为重。

    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猛地掐了一把大腿,剧烈的疼痛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她没有在做梦!

    她没有在做梦!

    她没有在做梦!

    她重生了!她真的重生了!

    谢元君想着想着,又哭了起来,这是欢喜的泪水,老太爷待她不薄,果然让她重生了。

    从今日起,她就不是大陈高高在上的谢太后了,而是广宁候府的千金小姐。

    只听见“碰”的一声,闺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丫鬟。

    大的那个丫鬟叫明月,小的那个丫鬟叫秋月。

    这两个小丫鬟,都是母亲给她精挑细选,从小伴在她身边长大的。

    只是入宫的时候,她只带了明月一个丫头,明月姓安,也就是后来的安嬷嬷。

    秋月则一直留在府里。

    能够重新见到旧人,谢元君欣喜若狂,赶忙唤了明月和秋月两个小丫鬟,行至自己身旁。

    “明月,秋月,快些过来!我想好好看看你们两个。”

    明月和秋月虽不知姑娘唤了她们二人过去做什么,但姑娘既吩咐下来,她们二人还是乖乖地走了上前。

    前世,明月伴她走到了最后,苦了秋月一个人留在府里。

    若可以,她打算把她们二人,都带在身边。

    前世没能做到的,重活一世,她定不会放过那些个心怀不轨的小人。

    明月行至谢元君的身旁,细细打量了自家姑娘一番,姑娘一直盯着她和秋月看,不知在看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