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下
    他原是不想进宫来的,但听说了齐王妃进宫的消息,不得已,跟了进来。

    他知道肖儿已经死了,谢元秋这个蠢货一定会急着和元君摊牌,为着元君的安全,他只能马不停蹄地进了宫里来。

    如今他只希望谢元秋这个蠢货还什么也没说,这一切就还来得及。

    齐王妃自然也知道齐王的心思,他和先帝爷的心里,从来就只有眼前这个令她讨厌的女人谢元君罢了。

    她真是不知道谢元君有什么好的?

    这样的货色,也能做到太后?

    齐王妃不看齐王,而是抬头看向了上首的谢太后,只道。

    “王爷,你来晚了,太后娘娘什么都知道了。太后娘娘已经知道,肖儿不是咱们的亲生儿子,是太后娘娘自己的儿子了。”

    她知道齐王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自然不能叫他得逞。

    谢元君,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听着齐王妃这么说,齐王深深吸了口气,静静地看着坐在上首的谢太后,解释道。

    “太后娘娘,这一切不是元秋说的那样,她犯了疯病,已经疯得不像话了,您千万别听她的!”

    齐王原以为他这样解释一番之后,谢太后就会相信他所言,然而并没有。

    她对他们夫妻二人,已经心灰意冷。

    对他们二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再相信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难不成齐王爷心里,还想继续瞒着哀家吗?肖儿到底是谁的孩子,哀家要你亲口告诉我!还有先帝爷大行前,特地传旨请了你去他跟前,他同你说了什么,你又对他做了什么?这一桩桩,一件件,麻烦你给哀家解释清楚!”

    谢元君一字一句地说着,齐王只低下头了。

    半晌过去,齐王一字未答。

    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她?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她明明已经知道,肖儿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先帝爷的死,也是由她从中出谋划策的。

    如今这样撕破脸,又是何必呢?

    谢太后见齐王半晌不做声,又转过头,看向了齐王身旁的齐王妃。

    “既然齐王不知晓此事,你来说!”

    谢元君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陈晋,还听了他的话,嫁给了先帝。

    明明他自己心里面,也是有着自己的,却把她,拱手让给了先帝爷。

    后来她也报答了他。

    先帝爷登基之后,赵王叛乱,齐王牵涉其中,是她亲自去了先帝爷面前,把他担保下来的。

    若没有她,只怕齐王早就不知什么时候死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害死了自己的夫君,如今又算计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偏她扶持了他的亲生儿子上位。

    如此种种,都是孽缘呀!都是她做的孽!

    如今儿子夫君死了,她定要拉了齐王夫妇下去陪葬才行!

    谢太后低下头去,不再看眼前的齐王夫妇,齐王见状,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齐王妃一眼,就是这样的女人,几次三番坏了他的好事。

    这样的女人,就算死一千次,也是死不足惜!

    齐王妃勾唇浅笑,她并不在意此举会不会得罪了齐王,她在意的事,谢元君死了,大陈不能没有太后。

    她才是当今天子的生母,陛下一定会奉她做了新的太后,

    到时候什么齐王妃,她才不稀罕。

    “太后娘娘,这一切不是你如今所看到的那样,衡儿,的确是您和先帝爷的亲生骨肉,齐王妃如今如此疯癫,都是本王的错,是本王没有管教好齐王妃,还请太后娘娘恕罪!肖儿……”

    齐王说着说着,突然就哽咽起来。

    “肖儿,他的确已经死了,都是臣的罪过,都是臣的罪过,还请太后娘娘责罚臣!”

    齐王垂眸跪在谢太后的面前,试图以真诚打动太后。

    可是谢太后已经看穿了齐王的狼子野心,她又怎么会,再相信他这些话?

    见状,齐王妃突然冷笑起来,一声声冷笑,冰冷而又尖锐,生生传进了齐王和谢太后的耳中。

    “陈晋,为何还要瞒着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都这个时候了,陈晋还不敢同你说实话,还想要继续将你蒙在鼓里,太后娘娘,您说,你多可怜?”

    “事到如今了,你以前最为相信的男人,如今竟然这样待你?若我是太后娘娘,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男人!”

    齐王妃话音刚落,只听见“啪”的一声,齐王抬起手朝着齐王妃的面上,狠狠拍去,并厉声呵斥道。

    “大胆毒妇,说够了没有?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齐王妃不解,生怕齐王再次动手,后退了两步,紧咬着嘴唇,愤怒地回了齐王。

    “陈晋,我怎么就没有说话的资格了?你是齐王,我是齐王妃,我们本是一体的。可你,你个心如蛇蝎的男人!当初明明是你提出来,要和谢元君换了孩子的,如今才没过上几年,你就不愿意承认了。”

    “当初先帝爷召了我入宫,问及了这些事情,是你帮着我,瞒天过海的。先帝爷大行前,是你叫人送去一碗毒药,害得先帝爷当即就一命归西的。”

    “你说我恶毒,其实真正恶毒的人,是你呀!王爷,要不是你,先帝爷如何会死?肖儿如何会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齐王妃突然抬起头,朝着谢太后的方向看了眼,抿唇笑了笑。

    “太后娘娘,想必您还不知道吗?肖儿的死,皆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出卖了肖儿藏身的位置出去,肖儿中了埋伏,被万箭穿心致死的。听说肖儿临死前,喊的都是太后娘娘您的名字。”

    齐王妃的话,就像淬了剧毒的匕首,一点一点扎进了谢太后的心里。

    谢太后此刻已然心灰意冷,好呀好呀!

    一个一个都这么逼她!

    一个一个都把她逼上绝境!

    先帝爷死后,她以为自己还有肖儿,下半辈子活着还有盼头。

    如今肖儿也死了,她索性带着这些害死了先帝爷,害死了肖儿的人,一块下地狱去吧!

    此时的齐王,恨不得马上走到了齐王妃身旁,一把将她掐死,这样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真该死。

    可齐王妃知道他太多秘密,如今不是处置她的时候,还是先带出去再说。

    “来人,把齐王妃带下去!本王有要紧的事情,要留下来和太后娘娘单独商量。”

    在慈宁宫外守着的侍卫,听见了齐王的吩咐,赶忙进了殿里。

    正准备把齐王妃拖下去的时候,只听见谢太后呵斥了几句。

    “都给哀家退下!哀家还是大陈的太后,这里还是太后的慈宁宫,由不得旁人放肆!”

    安嬷嬷怕几个侍卫伤到太后娘娘,赶忙朝着屋里伺候的几个宫女使了眼色,宫女们一起护卫到了谢太后的身前。

    “安嬷嬷,伺候好齐王爷齐王妃,哀家想要进了殿里,去换件衣裳。”

    谢太后和安嬷嬷交换了眼神,就由贴身宫女搀着,进了内殿。

    “装神弄鬼!我看你能玩出来什么花样?”

    齐王妃愤愤道。谢太后进了内殿换了衣裳,安嬷嬷遣了小宫女,端了茶水上来。

    是谢太后惯喝的西湖龙井。

    还是明前龙井!

    杭州知府为了孝敬谢太后,半个月前遣人送了京来的。

    今年的明前龙井,不过得了三斤,陛下不爱喝茶,皇后喝惯了老君眉,对明前龙井,没什么感觉,那三斤的西湖龙井,就都送来了慈宁宫。

    齐王妃口渴,一连喝了几盏西湖龙井。

    齐王见齐王妃一连喝了几口,也跟着喝了半杯。

    片刻之后,谢太后就换好了衣裳,出了内殿。

    谢太后换了第一次见陈晋时,她身上所穿的衣裳。

    是件石青色绣了西番莲石榴花镶边的杭绸褙子,又穿了条月光白镶嵌了米珠的挑线裙子,梳了坠马髻,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发上簪了陈晋送她的发簪,赤金镶嵌碧玉的一支流苏簪子。